2018-12-14来源:曙光乡新闻网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编辑雅各布·海尔布伦12月8日在《纽约时报》网站发表题为《书评:怀念早年的美国外交》的文章,推荐恩格尔的新书《当世界看上去还是新的时》。海尔布伦认为,恩格尔所记述的卓越历史对唐纳德·特朗普所拥护的倒退的民族主义构成了虽无言却有力的谴责。以下为文章摘要:1989年5月,在苏联帝国从内部分崩离析之际,乔治·H·W·布什总统在得克萨斯农业与机械大学发表了毕业典礼演讲,宣布“超越围堵”的时刻已经到来,并表示希望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的“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政策会取得成功。然而,就在前一天,他的政府中有人曾经想要传达一个截然不同的信息。杰弗里·恩格尔在新书《当世界看上去还是新的时》中写道,“老布什执政时期的档案堆里深埋着”他的国防部长迪克·切尼起草的一篇讲话。这篇讲话愤怒抨击了持续不断的苏联威胁:“如果在很可能是一个危险性减弱的世界来临前夕停止抗争,那将是愚蠢至极的。”白宫最终没有让这一讲话发表。几周后,老布什准备访问东欧。他向他的演讲稿撰写人指示说,“无论这是一次什么性质的旅行,它都不会是一次宣示胜利的旅行,我不会在那里双手捶胸、绕场奔跑。我不想听上去有煽动或挑衅意味”,而且“我也不想激怒戈尔巴乔夫”。南方卫理公会大学美国总统历史中心主任恩格尔是《乔治·H·W·布什的中国日记》一书的编辑。他是一位勤勤恳恳的研究人员,也是一位妙笔生花的作家。他曾无数次采访过老布什政府的主要官员。读着他对美国政府外交政策的记述,你会怀念起早年的美国外交活动来。那时,并不允许以鼓吹美国无所不能的奉承话取代务实的审慎态度。恩格尔所记述的卓越历史对唐纳德·特朗普所拥护的倒退的民族主义构成了虽无言却有力的谴责。让统一的德国留在北约位于冷战核心的是分裂的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抓住了机会,在1989年11月28日大胆宣布了一项包含十点内容的计划,它为正式的重新统一奠定了基础。对老布什来说真正重要的是,科尔向他保证,一个统一的德国将留在北约。老布什害怕的不是德国统一,而是欧洲摆脱美国军队。恩格尔把重点放在戈尔巴乔夫和老布什之间围绕德国命运展开的地缘政治争夺上。戈尔巴乔夫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中立和统一的德国。相比之下,老布什无意放弃美国的主导地位。他想让这一地位得到巩固,并且也是这么做的。在1990年2月与戈尔巴乔夫和苏联外长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会晤时,贝克说:“北约的管辖权或军事存在不会向东部延伸哪怕一英寸。”他没有明确解释“管辖权”和“军事存在”等字眼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实际上老布什让戈尔巴乔夫输得精光。恩格尔说:“关键在于以一种绅士风度来施展力量,要有力,同时也要讲求策略,这样就能缓解敌意,同时还不会损害结果。”到了5月底,戈尔巴乔夫做出了令其助手震惊错愕、而且直接违背苏共进军命令的举动,他在白宫的一次会晤中屈服于老布什提出的让一个统一的德国留在北约的要求,并到了为俄罗斯母亲乞求财政援助的境地。恩格尔说,一位高级将领怒斥道:“我们没放一枪一炮就输掉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沙漠风暴行动”见好就收如果《华沙条约》的覆灭预示着俄罗斯的衰弱,那么1991年的海湾战争——当时萨达姆·侯赛因试图吞并科威特——则证实了这一点。俄罗斯无法阻止老布什。戈尔巴乔夫在战争爆发前夕称“我们得到了来自萨达姆·侯赛因的白旗”,但是老布什一点也不买账。他和他的助手们迈着灵活的外交舞步,构建了一个旨在击败侯赛因的国际联盟。难能可贵的是,在美国的猛攻让伊拉克军队溃败后,老布什拒绝了共和党鹰派的要求,没有继续向巴格达推进。恩格尔指出,他借这一战开创了一个先例,即不要彻底改变整个地区。在“沙漠风暴行动”结束后,老布什说:“苍天在上,我们治好了越南综合征。”它的效果简直太好了。老布什及其助手打造了一种新的国际架构,美国在其中担任领袖。但他的继任者成了傲慢和愚蠢的俘虏。尽管老布什在1989年阻挠了切尼,但后者在小布什政府东山再起,成为穷兵黩武的单边主义思想的主要支持者之一,正是单边主义让美国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中遭遇了不幸。自那以后,自由世界的首都发生了命运逆转,最终导致一位总统公开嘲弄老布什曾竭力捍卫和维护的自由秩序。这些事态发展是国外新形成的险恶势力所最乐于见到的,对于这些势力而言,冷战从未真正结束。恩格尔提醒我们,随着东德的倒台,一位从1985年起派驻在德累斯顿的年轻克格勃上校收拾好行装返回俄罗斯,决意要向西方复仇。他的名字叫弗拉基米尔·普京。

编辑:
关键词:澳门奢侈赌场ag真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