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郑旭赌球

              (ADMIN)

              2018-12-14

                  在2017临近尾声时,一篇《早期投资已死》给略显沉寂的早期投资投下一颗炸雷。与所谓资本寒冬的2016年相比,今年的早期投资似乎更显惨淡。数据为证: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2017Q1-3共发生早期投资1320笔,募集新基金78支,而2016年全年早期投资的2051笔,全年募集新基金127支;2017年天使融资笔数占总融资笔数的20%,2016年则占31%,而这个数据在轰轰烈烈的2015年,是42%。仅剩一个季度,早期投资的2017成绩单似乎拍马也追不平2016年。“天使散户之死”或许不过是机构化和行业的优胜劣汰个人天使越来越不好做了,这似乎已经是全球共识。正如方浩在其《早期投资已死》中所说:“真正牛逼的早期投资,都是过往人脉在未来的折现。”当新一代天使投资人大量涌现,老一辈互联网人转做天使所积累的人脉、资源、以及对于一个时代的观察和判断,是新一代天使投资人所不具备的。而事实上,除了欠缺资历人脉,“天使散户之死”的背后还有诸多因素。首先,天使投资行业逐渐趋于规范。随着2015年股市狂跌、2016年资本寒冬,迫使一些天使投资人离场,而2016年初推行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基金备案办法(试行)》则对行业再一次进行了规范,注册资金、私募基金从业资格、相关投资管理经验等要求再一次抬高了天使准入的门槛。其次,机构化是发展趋势。正如Papi酱组建Papitude一样,在个人力所不能及的时候,个人天使开始组建专业投资团队。“我觉得天使投资有很高的门槛,只不过是说现在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可能觉得谁都可以投。这个错觉在于天使的回报周期总体比较长,看起来投了一堆里头反正有一两个还不错,但能不能算过帐来现在是不知道的。”联想之星总经理兼主管合伙人王明耀表示认为这是市场相对初级的结果。事实上,能够抗住巨大风险,投完又能给与创业者经验、资源、眼光的帮助,这样的人并不多。这也是个人天使逐渐发展成为专业机构的原因。

              纪录式综艺这全新节目形态 首饰上的卓越属性越是想要追 emsp12月5日14点 球球星2000年初安志 时侦察打击体型多用途无人机